灰洛鸭

混lpl和kpl
墙头是edg总分部,ig下路和rngm边野

没有买到限量,卑微的在门外拍照

占tag致歉

这儿是透明慢更开车写手灰洛听说开车会被人举报所以暂时锁了变成仅自己可见避避风头

如果小可爱想要阅读可以来私信我包括总链接我也一起屏蔽了(高亮)

锁了的车包含的cp:凉虔 杰笑 伪猫 泰猫


[凉虔]月夜与你

 □ooc预警短短短

     □ 非常做作的一篇,大概就是想写两千重逢后的景象

和风吹动了别家檐下的风铃,金属碰撞声像似音符描绘出夏日的美好篇章。

  虔诚踏着柏油路,从路边的阴翳下穿过。阳光化作缱绻的光晕打在他的脸上。他不怕被晒黑,这光也并非灼烈的似火般。

  凉晨出现在他的转角,手里还揣着两根冰棍。包装袋上的薄冰已耐不住明晃晃的光与燥热的风,化作冰水从他纤长的手指间蜿蜒穿过。

  他左手接过冰棍,右手急忙去捂住咧起嘴角和半块鼓鼓囊囊的苹果肌。抬眼去看,却还是忍不住笑意。

  “鹅鹅鹅凉晨你这个眼袋让你想老了几十岁。”

  虔诚撕开包装把覆盖这白霜的赤红色冰棍塞进嘴里,红豆的甜味混着冰水流入他的喉咙和心间。他揪着冰块底下木棍转动,又是含糊又是断断续续的放了下一句嘲讽。

  “晨少没打游戏熬过夜啊?”

  凉晨也不恼,在虔诚的旁边坐下了。这个长凳设计的有些尴尬,坐一个人太长,坐两个人太短。虔诚似乎比他发现这一点早了许多,他给凉晨留下了超过半数的空间,自己缩在角落里把冰块啃的咔咔响。

  “不及我虔诚大大身体好,不敢。”

  他听了又笑了起来,绚烂夺目的,能与着太阳争辉的笑容。头上翘起的头发让这个脑袋变得毛茸茸的,像是那只躲在远处窥探他们的猫。

  “你这个马仔就一个好好锻炼啊,怎么和一笑一样越养生身体越差。”

  凉晨也随之和他一同笑了起来,相对的眼里闪烁着不知名的东西,似乎能让万千星辰都为之黯然失色。

  意气风发的小马虔终究还是败下阵来,向凉晨拱了拱,撅了撅自己好看的唇将曾经在无数深夜里相对他说的话道出了口。

  “张奇……我真的好想你啊。”

  他们的相遇可以追溯到许久以前。两人在MU简陋的训练室里碰面了。也许只是一个涟漪泛起的瞬间,却让他们的故事就此谱写。职业路上总是苛酷且布满荆棘的,不过好在虔诚做了最锐利的矛,而凉晨做了虔诚的抵挡一切的盾。他们曾跌入了万丈深渊,却也见过了属于自己的金色的雨。打职业这个东西,对人的反应速度要求极高,他和凉晨年龄到了便自然退役了。

  之后大概是虔诚这一生里最黑暗的日子,常响于耳际的流言蜚语与爱人的两岸相隔让他每晚只能看着窗外那唯一片的寂静的光。光是悄悄地给睡着了的城市染上一抹色彩,而虔诚的心里却是万般交糅。

   不过好在事情出现了转机,像是太阳从鱼肚白里钻了出来,他终将与凉晨共同步入那个曾只能出现在梦想中的自由国度。

  他回来了。带着英伦的那股湿雨气息,却又是保留着烛下暖光。对于这个凉晨,虔诚陌生却又熟悉,可他总知道这不还是那个在冠军庆功宴

上握着自己双手的那个凉晨。

  虔诚重新把思路拉回来,手里的雪糕已经化了,糖水一点点从棒上滴落,把脚下枣红的石砖染深。

  “凉晨。”他说“今天的天气真好。晚上也应该会是如此。”

   夜来的时候,他带来了风,星月和你。

  ■最后一句来自于衍

ig牛逼!!!

接q辣舞要和宝蓝以后拿更多冠军鸭


泸州富婆苏信白 @⑅苏信白⋆*

富婆苏信白,在线送礼。
@⑅苏信白⋆*

[wzry]《卡路里》填词

灵感来自排位
明天起床第一句,想要干啥说不清。
玩着手机打游戏,言语辱骂想生气。
快乐快乐在哪里,只有充钱才能取。
连胜,我要连胜,我要变成榜第一。
pose pose 我要变成榜第一。
为了变成榜第一,工资全去冲游戏。
为了快点上百星,女帝抽的混天地。
游戏技术我不行,早饭也快买不起。
努力,我要努力,我要变成榜第一。
defeat defeat defeat
defeat defeat defeat
defeat defeat defeat
defeat我的天敌!
燃烧我的人民币!
拜拜乔丹鞋
买来买去买不完 不如拿去抽水晶
正在支付别心急。
拜拜黄焖鸡
味道单一没兴趣 可惜家边只有你。
在线掉星不服气。
喂喂天美你我v8了还黄金
明天就去投诉你。

太快乐了